• 首页
联系方式

侦探不跳舞

“但我不是‘谁’,”宜昌侦探回答说。能和他理论一番,侦探很得意,“我叫希波赖特,是个大学生,但我不跳舞。”说最后几个词时,侦探的口气比我想要表达的更强硬些,也许还有点儿无礼的味道。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态度坚决些。

继续阅读

宜昌私家侦探有了新圈子

宜昌私家侦探有了这个新圈子以后,就不再在学校听课,而且不久便正式退学。侦探也不再每月给父亲写信。有一天,父亲为生意上的事情到首都出差,顺便来看侦探。我猜想他来是要责备我,说我忘了履行跟父母通音讯、问冷暖的义务,但他一到,我就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已经辍学。宜昌侦探想不如让他当面责备我,免得他侧面听到之后认为我在逃学。

继续阅读

你真有魅力,宜昌私家侦探

哦,菲洛呢?(艰难地爬起来。)不过我们今晚过得很好,我想。你同意和我一起回演员之家。我能邀请一个受人尊敬的女人到我的寓所,是因为我住在演员之家。但你知道,这里就是我的家,你现在就在我的私人公寓里。我可以抚摸你的脸庞吗?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都要抚摸你的脸庞。我知道你愿意。你真有魅力,宜昌私家侦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