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一个不会被嘲讽的名字

尽管宜昌私家侦探大声警告我,我还是冲进屋子,飞身上楼。到了我的房间,我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要抢出去的东西太多了:衣服、床、地图、书桌、书、象牙国际象棋棋子儿,收集的蝴蝶标本。就连能带的小物品,我又如何挑选得了?我又站了一会儿,然后就从书架上拿起一本古代史;从抽屉里抓起我的日记本,从桌子上,我拿了一套小杯、小碟,是由托盘装着的,非常难端稳。想到所有那些拿不走的东西,我一阵心痛,尽管如此,我知道,必须在火焰吞噬我之前离开。屋里浓烟滚滚,我几乎看不见。

继续阅读

侦探感到不祥之兆

我叫了辆出租车送宜昌私家侦探回家。你也许会想,问题已经说白,我跟她摊了牌,这下,该松口气了。但是,我感觉宜昌私家侦探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我完全有理由这么认为。我设法多参加社交活动,人基本上不待在家里。

继续阅读

补偿是一件微妙的事情

侦探再次打断她。“补偿是一件微妙的事情,”我说,“所以,你可千万别把这栋楼看作——我相信当着你朋友的面我可以实话实说——是对我给你造成的伤害所作的任何补偿。它就是个礼物,确切地说,是对你的善良和坚韧表示的一种敬意。我不敢奢望送你一栋楼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就两清了。不管你住不住这房子,你照样还可以继续跟我算账。”

继续阅读

宜昌私家侦探找人改造房子的故事

在塔里这样过了几个月,看看蔚蓝的大海,马原先病恹恹的步子可以说完全成为走路了,尽管还瘸得厉害。宜昌私家侦探到镇上赶集时,开始来来回回地牵着马。每个人都笑她傻得可爱,可没人注意到马的瘸拐程度正越来越轻。有一天,她侧身骑着马,出现在镇上。我有幸目睹了这一场面。马驮着她,平静地走过港口大街,看不出有一点点瘸拐。不管是它得天独厚的海边美景起了作用,还是出于对宜昌私家侦探的感激,反正事实是马的腿病完全治愈了。事实上,外国侨民和岛民都说以前做樵夫的挽马时,这匹马的腿从来都不像现在这样修长和笔直。这就是住处适宜的地理位置外加合适的建筑所具有的疗效。

继续阅读

见了鬼的侦探

私家侦探知道,要想判断一个人死了还是活着,只要把一面镜子或一块玻璃放在他的嘴上,看看上面是不是有呼吸出的一块潮湿处。如果有,就说明人看上去死了,其实没死。这下侦探明白了,是死而复生,是出轨的老婆。

继续阅读

侦探的目光太具杀伤力了

“我跟你讲点事儿。”我说,我在回想这件事的时候感到有点尴尬,但宜昌侦探的认真劲又鼓励了我。“你问过我本周在忙什么。我来告诉你。我一直在看全国国际象棋锦标赛。这场比赛正在一个叫什么宫的地方举行。我见到了我们国家最伟大的艺术家,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他的棋下得对我很有启发。他下起来毫不留情,所以,他走棋好像——不,不是好像,就是——完全是随机性的,想都不用想。他的兵在棋盘上冲杀,马跳起来进攻,象搏击起来像钳子,车开起来像拖拉机,他的后是个嗜血魔王。”

继续阅读

也许,侦探把梦话太当回事了

梦后第二天,对侦探来说,成了一种假日。这天,侦探取消了平时每天要做的事情,全身心投入到对我新收获的思考上。侦探面临着打发掉安德斯太太这个急迫的个人难题,做了“钢琴课之梦”以后,有这么一天“梦休”,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惬意呵!侦探的旧情人等着我二十四小时之内给她答复呢。

继续阅读

女人可是有耐力的

“我能说什么呢?”我低声说道,“这些灾难降临到你身上之前,你还好吗?”

“嗯,好,”宜昌私家侦探说,把衣服穿穿好,“我幸福过。你把我抛给他的那个男人是个温柔的情人。他在去清真寺前的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来我这里,一般每星期三次。我彼关在一间小屋里,跟房子里的其他人都不准讲话。我非常怕他。但是,等到我不怕了,开始高兴的时候,他也腻味了,就把我卖给一个生意人。生意人把我带进沙漠地带。就是在那里,我不和他配合,在那里的生存能力也弱,所以,我受到严厉的惩罚。你都看见了。”

继续阅读

宜昌侦探也想通过彼套牢来获得拯救

出轨的女人希望得到拯救,侦探帮助她从旧生活中摆脱出来,又让她套牢在新生活中。宜昌侦探也想通过彼套牢来获得拯救。所以,我才高兴去拍电影。在电影里扮演角色给了我充分施展才华、成为有用之人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我需要的拯救样式。但是,侦探自己的需要仅靠生活的外在变化——比如挑一个专横的情人,或者找到一个奴役人的职业——并不够。奴役得是内在的。那么,侦探的梦是不是我寻找的权威呢?我努力服从它们,但它们对我的要求所作出的反应是如此的自相矛盾、捉摸不透。

继续阅读

侦探欣赏努力

她说完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就下决心不再给她什么。有那么一刻儿,我都怀疑起自己与宜昌私家侦探的友谊。我在她面前举止收敛,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不是没有意识到,享用完母亲,接着又来品尝女儿的滋味,这多少有点不合适;对高品位的考虑在我心里一直分量很重,尽管这种考虑不同于我对与侦探交往的考虑。现在,我发觉没有任何理由要把我们的关系在目前的基础上再向前推进一步。谁知道在宜昌私家侦探对我的感情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反常冲动呢?到目前为止,我都想当然地以为她对我有感情,我年轻英俊,容易引起女性的注目,我已习以为常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