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未分类
  • 人们所犯的错误是相信他们使用的语词与事物相关

人们所犯的错误是相信他们使用的语词与事物相关

错误“在写作和说话的行为中,有件事颇为怪异,”宜昌私家侦探在1999年这样写道。“人们所犯的荒谬而令人惊讶的错误是相信他们使用的语词与事物相关。他们没有意识到语言的本性——语言惟一关注的只有自身,这使得它成为一个如此丰富奇妙的谜。当一个人仅仅为了说话而说话时,他所说的正是最新颖、最真实的事物。”

宜昌私家侦探的说法可以有助于解释一个明显的悖论:在普遍提倡艺术的静默的时代,喋喋不休的艺术作品却日渐增多。在当下的散文体小说、音乐、电影和舞蹈中,冗长和重复尤其明显。很多这样的艺术作品拒绝开始—中间—结束这样的线性结构所具有的明晰简约的话语,因此造成一种本体性的口吃。

不过实际上并不存在矛盾,因为当今对静默的诉求从来就不是要具有敌意地摒弃语言。它也意味着对语言的很高评价——重视语言的力量,其过去的健康状态和当前对自由意识的威胁。从这一紧张而矛盾的评价中产生了一种冲动:追求一种看来既无法压制(同时,大体上也是冗长累赘的),同时又怪异而含糊被痛苦地简化的话语。在施泰因(Stein)、巴勒斯(Burroughs)和贝克特的私家侦探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样下意识的想法——我们也许能够超越语言,或者是在说话中进入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