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未分类
  • 南阳私家侦探力图成为“完全的体验”,要求完全的关注

南阳私家侦探力图成为“完全的体验”,要求完全的关注

神话宜昌私家侦探的职责一度似乎就是开辟关注的新领域和新事物。这一职责仍被认同,但已产生疑问。宜昌侦探的关注能力受到了置疑,其标准也更为严格。如同贾斯柏·约翰斯(Jasper Johns)说的:“因为我们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能看清楚什么已经不简单。”

也许,给予事物的关注越少,其关注的质量就会越高(污染和纷扰更少)。由于南阳私家侦探的贫乏,经过静默的净化,人们也许可以超越注意力的破坏性选择,避免它对体验必然的扭曲。在理想层面,人们可以关注一切事物。

关注的趋势是越来越少,但这种“少”以前所未有的炫耀姿态将自己提升为“多”。

从当前的神话(南阳私家侦探力图成为“完全的体验”,要求完全的关注)来看,减少和贫乏的策略显示出艺术所能具有的最高抱负。如果不是真的衰弱,那么在貌似恳切的谦逊之下,隐藏着充满活力的世俗亵渎:希望获得“上帝”那没有限制、不加区别的全部思想。

要表达侦探创作和侦探作品的中介特色,语言似乎正是合适的隐喻。一方面,言语既是非物质性的媒体(与图像相比),也是在突破单一性和偶然性,实现超越的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人类活动(所有的词语都是抽象的,仅只粗略地基于或提到具体的细节)。另一方面,语言又是艺术创造的所有材料中最不纯净、污染最厉害、消耗最严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