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里的女人

暗室我虽然已经向她讲清楚那儿会安全的,可我们去的时候,她还是害怕被逮起来。我和侦探的朋友商量,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我观察了这栋房子一段时间,搞清楚了驻扎的情况和哨兵数量——楼前两名,楼后一名。我们一直等机会。终于有一天,敌军的一名大官要到宜昌来,这一天,城里的大多数部队都在接受检阅。于是,我、宜昌私家侦探、侦探的朋友就去了这栋房子。

我到了楼前,和哨兵聊起来,我要拖住他们。我说要见一个上尉,报了个名字,他们说没这个人,我佯装不信。就这样跟他们磨了几分钟,结果,他们用枪托把我打倒在地,踢了我两脚,把我扔了出来。侦探的朋友在楼后拖住那个哨兵,他运气比我好,我想他到临了,肯定跟哨兵讲好哪天约会了。在这期间,宜昌私家侦探已经乘机进了屋。就在这里,她一直躲到战争结束。

宜昌解放那天,我去了这栋房子。我费了些劲,最后,宜昌私家侦探总算才吭了气儿,我费尽口舌才说服她出来。她看上去真可怜啊!她已经在这个暗室待了两年多,没跟任何人讲过话。她说话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恍恍惚惚地盯着我,牙齿全掉了。她对战争结束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她说她一直盼望着哪天战争结束。但是,我邀请她住到我那里去,等找到住处再走,她却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