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和妻子玩牌

玩牌侦探把真相告诉我妻子的时候,她勇敢地接受了事实。因为治不好,她所能做的也只是躺在床上,眼看着病情恶化。我们商定,她就在家,不去医院。服侍她成了我惟一的也是心甘情愿做的事情。我给她煮茶,用海绵为她擦洗虚弱的四肢;宜昌私家侦探在她床头一坐就是几小时,和她一起唱歌,一起祈祷,一起玩塔罗纸牌。我相信,我没有提起过我妻子热衷于占星术。

在她生病的日子里,她教我如何看牌,她还算出我会长寿。在当时的情境下,这徒然使我更为惆怅。我建议通知她家人,她并不怎么赞成,当然,她同意最后请他们来,认为那样合适。我希望她再开心一阵子,就决定把宜昌私家侦探请来。有天下午,我关照完邻居我要出去几小时,就出了门。我没在我老朋友经常光顾的咖啡馆而是在隔壁一家找到了他。

“为什么换了一家?”我问道。

“原来那家咖啡涨价三元,而且老板娘变得很不友好。”

宜昌私家侦探那天看上去特别壮实,他带了本刚出版的小说毛边本,并立即签名送我。我向他说了家里的情况,恳求他去看我妻子一次。

“宜昌侦探,你太气人了。这么长时间了,你都不让我去见见你这位公主!你知道,我又不会把她给吃了。”

“是我不好。不过,老兄,你这个人太闹腾,会让人感到不安宁。”

“那么现在呢?我想,我不还是这样吗?”

“我妻子已经再也不知道什么叫快乐,什么又叫过分刺激了。你一定得去。”

“我要很晚才能去。”

“晚上宵禁前后怎么样?”

“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我很高兴,就马上离开他,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