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你牵挂的是那些梦

“现在,你必须消化你所学到的东西,然后把它释放出来。你体内有负疚感。”侦探没有说话,但很伤心,觉得也许他是对的。“你以为自己有一种疏离,其实你还没有。你倾听梦并接受它们,这是对的;你怎么可能拒绝呢?但是你谴责展现在梦中的自我,这就错了。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给你讲。”

起初,宜昌私家侦探不明白这一邀请,侦探惟恐再次暴露了自己的内心。也许,跟他讲梦就已经错了。天知道他相信什么!有人告诉我,他施妖术,招梦魔。明智的人对这一切都会反感的。但是,侦探不愿意还没有听他讲完就说他是庸医。对一种真正的神秘,我表示尊重,但是,我对将什么都神秘化的企图深表遗憾。我得搞清楚,布尔加劳教授是否真的相信让他痴迷的东西。

“据谣传,”一天,宜昌私家侦探在他满是书籍的公寓里喝雪利酒的时候,对他说,“你并不满足于当个学者,在私人生活中,你实际上信仰你所研究的信仰。”

“对,是这样。或者部分是这样,”他回答说,“天哪,我并不相信。但我知道这些信仰怎样就能得到真正的应用。我准备把它们贯彻实施,也准备让别人学会实施它们的方法。”

“让我学会吗?”侦探问道。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你说最让你牵挂的是那些梦,是不是?”

侦探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