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行事方式属于他,不属于侦探

“宜昌私家侦探,”他恼火了,“你把我排除在外,只说他们,我感到非常气愤,你这是这是想讨好我吗?”

“侦探,你听我说,你跟他们不同,你是主动选择,他们就跟强迫症患者一样,是身不由己。”

“真这样,对我来说,情况就更糟糕了,”他继续说。“不对,在一件事上做假只说明在另一件事上不做假。而身不由己地着迷、上瘾就是什么都不装假。太阳每天早晨升起,那不是在作秀,你知道为什么吧?因为太阳专心致志地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们惊羡大自然的井然有序,我们有把握说日出日落,根据的就是其身不由己的执着。”

这话私家侦探觉得对。“这么说,着迷,而不是什么德行,才是信任惟一合理的基础喽。”

“对,所以,我才信任你。”他说。我心想,宜昌私家侦探,所以我才不能信任你。但我没说。

你知道,即使我不信任宜昌侦探,我还是敬重他、仰慕他,把他当作我寻求自我过程中的导师和伙伴。不过,我们之间趣味迥然不同,性格差异极大,这些均把我们分开了。因为他全力以赴地投入他的工作——写作,所以,在任何其他方面的不可靠他也就无所谓了,他就完全可以用游戏、种种奇思妙想和拙劣的艺术品来装点自己的生活。他采取的这些奇怪的行事方式属于他,不属于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