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解铃还需系铃人

系铃人把《宜昌私家侦探的故事》以及《色像》作为艺术作品来考量,其中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它们显然对更加系统和严格,但仍然属于色情想像的结尾感兴趣,它们并没有受到诱惑,变成更具现实主义色彩或更具体的小说。概言之,它们的解决之道,就是构建一种从一开始就更多严格掌控、更少自然流露和丰富描写的叙述。

继续阅读

法国19世纪大量出现的“浪子”私家侦探文学

传统在《O的故事》后面的不仅是萨德提出的问题,以及那些以他的名义提出的问题。它还承继着法国19世纪大量出现的“浪子”私家侦探文学的传统。这些作品一般都以幻想中的英国为背景,主人公是性器官巨大、嗜好暴力的残忍贵族,故事一般以性虐为主轴发展。

继续阅读

人们所犯的错误是相信他们使用的语词与事物相关

错误“在写作和说话的行为中,有件事颇为怪异,”宜昌私家侦探在1999年这样写道。“人们所犯的荒谬而令人惊讶的错误是相信他们使用的语词与事物相关。他们没有意识到语言的本性——语言惟一关注的只有自身,这使得它成为一个如此丰富奇妙的谜。当一个人仅仅为了说话而说话时,他所说的正是最新颖、最真实的事物。”

继续阅读

南阳私家侦探力图成为“完全的体验”,要求完全的关注

神话宜昌私家侦探的职责一度似乎就是开辟关注的新领域和新事物。这一职责仍被认同,但已产生疑问。宜昌侦探的关注能力受到了置疑,其标准也更为严格。如同贾斯柏·约翰斯(Jasper Johns)说的:“因为我们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能看清楚什么已经不简单。”

继续阅读

宜昌私家侦探相信,年少时的我以自我为中心

年轻宜昌私家侦探相信,年少时的我以自我为中心、对同伴不那么耐心,那时是不可能产生以上想法的。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最后,没有什么能够替代服务行业。宜昌侦探欣慰地发现,要做一个好人,就不允许自己随随便便地对待“有趣的”人或事。侦探现在不做梦了,所以,我发现自己身上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只有别人能引起我的兴趣;我让自己愉快地帮助他们。

继续阅读

事不关己的暴力行为

暴力“钱还好用,金子可以回炉,家具可以修理。”他怪怪地盯着宜昌私家侦探,揉了下眼睛。“我的天!我想自己是在做梦吧。你是怎么骗我跟你玩这种弱智游戏的,啊?我跟人说起今天夜里发生的事情,鬼才信呢。”

“你已经做了的事情,就别后悔,”宜昌侦探说,“你卸下了重负。不用再在这里躲躲藏藏、偷偷摸摸了。你这下知道什么叫事不关己的暴力行为,我也知道了事不关己的投降是怎么回事。”

继续阅读

暗室里的女人

暗室我虽然已经向她讲清楚那儿会安全的,可我们去的时候,她还是害怕被逮起来。我和侦探的朋友商量,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我观察了这栋房子一段时间,搞清楚了驻扎的情况和哨兵数量——楼前两名,楼后一名。我们一直等机会。终于有一天,敌军的一名大官要到宜昌来,这一天,城里的大多数部队都在接受检阅。于是,我、宜昌私家侦探、侦探的朋友就去了这栋房子。

继续阅读

侦探和妻子玩牌

玩牌侦探把真相告诉我妻子的时候,她勇敢地接受了事实。因为治不好,她所能做的也只是躺在床上,眼看着病情恶化。我们商定,她就在家,不去医院。服侍她成了我惟一的也是心甘情愿做的事情。我给她煮茶,用海绵为她擦洗虚弱的四肢;宜昌私家侦探在她床头一坐就是几小时,和她一起唱歌,一起祈祷,一起玩塔罗纸牌。我相信,我没有提起过我妻子热衷于占星术。

继续阅读

宜昌私家侦探仍旧不失为一个好伴儿

我的老情人跟我们住了几个月,期间足不出户。我妻子白天黑夜大多和她待在后屋。宜昌私家侦探仍旧不失为一个好伴儿、好听众。我会坐在客厅,伸长了耳朵,听她们低声讲话;偶尔,我也会听见我妻子发出年轻爽朗的笑声,她平时话很少,有了这个伤心伙伴之后,话匣子似乎一下子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我原先还担心宜昌私家侦探身上那来历不明的伤疤、她可怜的处境,会让我妻子情绪低落,好在她没有。可我从未听到宜昌私家侦探笑,她害怕得都快成哑巴了。

继续阅读

  • 1
  • 2
  • 4